连续11年扣非净利润为负 世纪星源遭深交所连发

2019-06-06 19:21:08 围观 : 70
营业收入4.86亿元,同比下降8.43%;净利润1.49亿元,同比增长872.07%。如果简单看世纪星源(000005,SZ)2018年年报,这只是一家“增利不增收”的上市公司。但如果将其前后多个年度财务数据进行对比会发现,世纪星源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11年为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年报的“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一栏中,世纪星源只是笼统且正面地介绍了报告期内的项目运营情况,但对于年报中的多个财务谜团却并未解释。6月4日,深交所对世纪星源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其对14个问题作出书面说明,涉及是否具备足够债务偿付能力、净利润及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波动大且相互背离、应收账款后续回款情况、扣非净利润连亏11年等多个方面。对此,记者今日多次致电世纪星源方面,但截至发稿,未能取得联系。
连续三年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负
世纪星源2018年年报显示,去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9亿元,而非经常性损益为2.69亿元,占净利润180.47%。事实上,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已连续11年为负,尤其是自2016年以来,扣非净利润亏损数额不断增大,从2016年的亏损1493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亏损1.2亿元。
与此同时,世纪星源连续3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负。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世纪星源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859亿元、-2.433亿元、-9479万元。
分季度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一至四季度,世纪星源分别实现净利润1614.73万元、-800.06万元、-161.47万元、1.42亿元,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90.39万元、-5518.52万元、1873.94万元、-6125.28万元。不难发现,世纪星源净利润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波动较大,且相互背离。
对此,深交所要求世纪星源说明公司主营业务连续亏损的主要原因,以及拟采取的提高主营业务持续盈利能力的具体措施。
有财务会计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情况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的企业,日子是不太好过的,这种企业很明显是入不敷出,若是连续为负,其资金链极有可能会出现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需要筹钱维持经营。
记者阅读财报发现,报告期末,世纪星源的货币资金仅剩下6771.6万元(其中受限资金3251.44万元),但短期借款则有4.7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1.21亿元,而长期应付款则为677.82万元。
自身本就处于看似“捉襟见肘”的处境,但世纪星源却仍在向外提供股东贷款和有条件借款。年报关联债权债务往来部分显示,中环星苑为世纪星源的联营企业,上市公司为其提供2.9亿元的股东贷款。此外,其他应收款部分显示,世纪星源对深圳市星源立升水环境技术有限公司等的其他应收款性质均为有条件借款,合计金额3.44亿元。
针对上述问题,深交所也要求世纪星源结合自身经营情况、可用货币资金、现金流量等,说明并分析自身是否具备足够债务偿付能力,拟采取的防范应对措施,以及为上述公司提供股东贷款和有条件借款的必要性及合理性。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6月,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世纪星源股东(香港)中投及其关联一致行动人博睿意宣布拟在未来6个月内增持,拟增持比例不低于公司总股本的1%,且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但截至2018年12月31日,博睿意增持的股份仅占总股本的0.79%,且上述承诺期限已到期。
对此,世纪星源发公告解释称,由于今年以来国内市场环境、经济环境、融资环境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国内证券市场持续下行,原筹措的增持资金用于提前偿还部分借款,导致原增持计划不得不推后实施。因此,(香港)中投及关联方博睿意将上述增持承诺期限延长一年。面对投资者的追问,世纪星源还在互动交流平台上回应称,会尽快解决公司的融资问题。
2.79亿项目转让款何时到位?
世纪星源主营物业和环保两大块业务,细分业务涉及交通、清洁能源、水资源基础设施经营;低碳技术集成以及水处理设备、再生能源以及环境处理装备;不动产项目工程服务、污染处理/能源再生的工程服务等。其中,位于皇岗口岸区域的“深圳车港”项目备受外界关注。
2017年年初,深圳、香港两地正式签署《关于港深推进落马洲河套地区共同发展的合作备忘录》,同意合作发展落马洲河套地区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深圳明确表态,将加快推进深港科技创新特别合作区建设、皇岗口岸片区重建、广深高速(福田段)交通综合改造等。
与此同时,为推进、落实深港河套地区、落马洲/皇岗口岸区域整体改造的“港深共识方案”,自2017年年初开始,深圳市政府已与世纪星源就“深圳车港”项目有关的“拆除停车楼主体建筑”、“解除BOT合作协议”的各种补偿选项进行了多次协商。
去年1月18日,世纪星源与深圳市政府签订了正式协议。根据协议条款,世纪星源其募集资金所投入的BOT项目——“深圳车港”的经营权将通过行政置换,交换“南山文体中心暨停车场”的经营权,后者仍将由世纪星源按PPP项目模式建设、运营、移交的BOT模式经营。
《每日经济新闻》查询上市公司年报时注意到,去年,世纪星源将“深圳车港”处置形成的部分权益以5亿元对价转让给恒裕集团,使2018年公司实现资产处置收益(所得税前)2.58亿元,该处置收益对公司2018年净利润影响重大。为此,年审会计师将该重大资产处置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世纪星源已将“BOT项目-车港工程”移交给恒裕集团和项目公司,但尚有2.79亿元转让款未收到。
对此,深交所要求世纪星源补充披露本次交易公允性定价的过程,所履行的审议程序及披露义务;说明剩余款项的支付安排,以及是否存在转让款逾期未支付的情形。
深交所还要求世纪星源结合转让款项的收取比例及时间、资产交割安排、剩余转让款项回收风险等,详细说明公司于2018年确认转让损益的依据及合理性,主要会计处理过程,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